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904|回复: 0

露尾巴的红鲤鱼

[复制链接]

42

主题

0

好友

252

积分
级别
3 中级会员
发表于 2016-12-24 20:49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露尾巴的红鲤鱼
      
   
    乔克让一泡尿憋醒了,他睡眼惺忪地爬起来去湖边拉尿。跨过门槛不过十几步,他就站在湖的边上。掏出小鸡鸡,他闭上眼睛听见一长串哆啦啦哆啦啦的声响。他爱听这声响。撒完,他睁开眼睛看自己制造的水花。无数个萤白的水泡集结成一团圆圆的花盘,水泡飞速地爆破,花盘也飞速地缩小,最后消失了。他很满意地提起裤子,然后抬头看看天。天灰蒙蒙的,压得很低,似乎要下雨了。湖面暗沉沉的,无数蜻蜓飞来飞去,燕子几乎是贴着水面滑行,尾巴不时剪一下水面,湖面就像是一块厚厚的深蓝色的绸子,剪不破也撕不动。乔克忽然瞪大了眼睛,湖面慢慢浮起一截鲤鱼的红尾巴,尾巴轻轻摇动,一簇火焰似的轻盈。乔克惊疑地斜探着身子注视,呆呆的就像是湖边一棵歪斜的小树。尾巴像一只巨大的红蝴蝶,张着翅膀扇动着。乔克张了张嘴说不现话来。天刚蒙蒙亮,人们还没有起来,一片静悄悄的。他注视了好一会,那只大鱼并不浮出全身,似乎要引诱他跳下水似的,尾巴摇得更欢了。乔克有些害怕,他赶紧跑进屋,一家人都还醒。爸爸还在拉锯一样打呼噜,震得屋子微微颤抖。
    “爸,爸,醒醒,湖边有只露尾巴的红鲤鱼!”乔克一连喊了几声,爸爸才翻转身,揉揉眼睛。
    “吵,吵,啥事?”
    乔克又说了一遍。
    “露尾巴的红鲤鱼?”爸爸笑了,“乔克,你做梦了吧?”
    “爸爸,是真的,再挨一会,你也许就看不到了。”乔克又气又急,脸胀得通红。
    家人全醒了,哥哥一听,穿着短裤就冲出去,紧接着就传来了他兴奋的喊叫:“快起来,湖里真有一条露尾巴的红鲤鱼哩!“
    一会儿,湖边围满了人,大家睡眼朦胧,披着衣服,一边指手划脚,一边惊讶地喊叫着,一时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。
    那只大鱼似乎完全不把这些人放在眼里,它仍然高高地翘起火红的尾巴,悠悠地摇来摆去。
    “这鲤鱼怎么露出尾巴来,不怕死吗?谁下去把它抓来解酒,那可真够鲜味的。“有人鼓动说。
    “你自己下去吧,抓上来没人抢你的。”
    “下去不得,”德永老汉断然地说,“这只鱼肯定是让水鬼捉着引诱人下水的。你一下去,水鬼就抓住你的脚。有一年,我亲眼看见一个水鬼坐在湖边晒日头,毛猴子一样大,看见我,他就扑通跳下水……”
    “啊哇,太吓人了。”
    “我就不信有啥水鬼,在湖里,我少说也泡了二十年了,哪个旮旮旯旯我没下去过,咋一下没碰见过呢?你呀,十句话信不得九句。”梭子有些气愤地说。
    “那你下去试试,看鱼尾巴,这只鱼少说也有三四十斤哩。”
    “下去就下去。”
    梭子脱下裤褂,露出一身牛腚一样黑而结实的肌肉。他用巴掌蘸了蘸水拍拍胸膛,然后扑通跳下湖,像一只黑青蛙一样地游向红尾巴。梭子是村里有名的迷坞能手,他能从流水湍急的石桥洞里迷起几尺长的大鲵鱼。大家都住了声,注视他向红尾巴游去,梭子游得飞快,一忽儿,他就快靠近红尾巴了。他刚伸出手去抓,红尾巴消失了。
    “梭子,快沉下水去迷!”大家齐声喊叫起来。
    梭子几乎是同时随着红尾巴的消失而沉下水去。水面上两圈波纹互相扩大交叉合并,好一会才恢复平静。大家眼珠不错一下地注视着湖面。
    乔克蹲坐在湖边,他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。深蓝色的湖水平展展的铺得很远很远,他呆呆地注视着湖水,恍惚间,他看见一只金灿灿的大鱼在水底游动。它静静地沉在水底,不慌不忙地晃动着金色大蚌似的头,吐着一个个气泡,似乎没人来打搅它。乔克啊地叫出声来,大鱼轻轻一晃不见了。
    “你怎么啦?”哥哥奇怪地望着他问。
    乔克没有说话。他极为紧张地注视冲破水面的梭子。梭子抹着头发上的水珠,两手空空地游上岸。大家慌慌让开,梭子一边抹去身上的水珠,一边大声骂:“妈的,老子迷鱼还从没空过手上岸,水底一团黑,啥也没有。”
    “看,它又露尾巴了!”乔克无比快乐地喊叫起来,“谁也抓不住它。”
    梭子气得直跺脚,他跟人斗气似的,刚刚穿好的衣服几乎让他扯破了。他再次跳下水,但这次不等他靠近,大鱼逗他玩似的,尾巴倏地又消失了。
    岸上的人都哈哈大笑。梭子气得脸发黑,身子直抖,他见鱼尾巴又露出来,抬手捡起一块石头向鱼尾巴扔去,大家也跟着纷纷躬身四处找石子扔,一时间,湖面似乎下了一阵石块雨,扑扑扑溅起一蓬蓬的水花,湖面动荡不安,一波连着一波涌动着。这么多人跟大鱼打架,大鱼似乎生气了,它不再向人们展示美丽的尾巴,沉到水底久久不出来。
    岸上的人等了好一会,见大鱼不再露尾巴了,便纷纷走回家,一边散开一边作着各种猜测。大家都很惊疑,兴奋又紧张。
    “这是只妖鱼,一定有鬼附在鱼身上诱惑人,”德永老汉惊恐地说,“火额低的人千万别下湖,我年青那会儿上山砍柴,有一日天快暗时,有只豺狗鬼附身,坐在山林里两脚抱住作女人哭,引诱人……”
    人们都不太搭理德永老汉,他撒起谎来一句话也不乱,有鼻子有眼是出了名的。
    “我一定要把这只鱼逮住,”梭子愤愤地说,“除非它不再露尾巴!”
    “梭子,”有人大声喊,“你不是会用钩子吗?等那鱼再露尾巴,你就用钩子钩上来!”
    “我这就回去拿钩子,”梭子夸口着,“中午它就成我的下酒菜了,到时,你也来喝一杯!”
    “这不是一般的鱼,”德永老汉唠叨着,“你抓不住它的,弄得不好反而送了命!”
    “等着瞧吧!”梭子汹汹地走开了。
    乔克仍然蹲在湖边,他暗暗地为大鱼担忧了。
    乔克呆呆地注视着湖面,湖水像玻璃似的透明,它反照着淡蓝色的天空。天色渐渐明朗,沉沉的湖水也变得轻盈明亮了。从湖边探头望去,只看见水底的蓝天,鱼儿偶然泼剌一声才让人感觉到水的存在。
    乔克看见那条大鱼慢慢地游到他的脚边。它从容不迫,身子柔软地的摇摆着,轻盈无声。鱼硕大丰美,却又非常伶俐,真是一条美丽的大鱼啊,它像个模特似的在乔克的眼前旋转,以展示它的美丽。金色的嘴漫不经心地吐着一个个水泡。那双圆溜溜乌黑的眼睛晶晶地注视着乔克,温柔而慈爱。乔克无比激动,他猛然伸出细长的手臂抱住它,但大鱼身子一晃,从他的怀抱中溜走了。
    渐渐走散的人听见扑通一声便又聚拢来。乔克听见爸爸一声惊叫,随即,爸爸也跳下了水。爸爸两手紧紧地抱住他,岸上的人纷纷伸手拉上他俩,爸爸狠狠地打了他几巴掌,骂着:“你人还没鸟大,也想抓鱼,快死回家!”
    “这是条妖鱼,看罗,它就引诱了一个小孩子!”德永老汉大声喊着。
    乔克又羞又恼,他奋力从爸爸的怀抱中挣脱出来,气愤愤地说:“你放屁,你才是个老妖怪哩!”
    乔克再也忘不了大鱼那双温柔而慈爱的圆眼睛,它是那么清朗妩媚,熠熠生辉。它友好地望着他,含着亲切与笑意,进了乔克永恒的记忆中。乔克常常梦见大鱼,它像鸟一样在空中游弋,游过他的庭院、窗口来到他面前。它一进来,漆黑的房间被照得金灿灿的。大鱼尾巴轻轻地指着他的脸,幽幽地咬着他的鼻子耳朵。乔克猛地抱住大鱼,骑着大鱼在寂静的夜里飞行,他感到自己像鹅毛一样轻飘飘,轻飘飘……
    乔克闭上眼睛就看到大鱼,它以无比优美的自如的姿态在他的眼前轻柔地摇来摆去。他感到自己也沉入了澄清的湖中,湖水像绸子一样裹着他,软软的,柔柔的。大鱼彩带一样绕着他旋转,他无法用手抓住它,大鱼身子极其滑腻、凉,从他掌中一擦而过,或者从他腿间滑过去,那一瞬间美妙的接触叫他永远忘不了。
    时至今日,当乔克回忆童年往事时,大鱼立即栩栩如生地在他的记忆之湖中游动。他依然看到一个黑不溜秋的孩子,两条细长的胳膊抱住双腿坐在湖边,乌黑的眼睛专心地注视湖面,陷入梦幻之中。他已有好几天没见到大鱼露尾巴了。大鱼变得越来越敏感,只要风吹草动,它就躲藏着不出来。
    梭子的夸口成了村里人的笑谈。梭子暴跳如雷,他的脾气一上来,十条牛也拉不转。他仗着自己甩钩子的本事吹下牛皮,没想到大鱼比他还要快捷敏锐。
    “我就不信它能逃脱我的钩子,”大鱼一露尾巴,梭子就捏紧甩杆,把一串磨得飞快的钩子理好。他眼睛凸努着,估摸距离用力。他猛一甩甩杆,嘶的一声,一串钩子在湖面上如光斑一样闪了一下,水面荡起一圈波纹。大鱼似乎尾巴上长了眼睛似的,梭子一举手,它就倏地消失了。后天的白癜风遗传吗
    “妈的,”梭子咒骂着,无可奈何地把钩子收上来。
    连甩了十几次钩子,梭子都落空了。
    “梭子叔,”乔克骄傲地说,“你斗不过大鱼的,它比你聪明灵敏得多。”
    “呸”梭子愤愤地吐了口痰。
    乔克得意地笑了。
    “气破了裤子也没用,”德永老汉幸灾乐祸地说,“这是只妖鱼,你总不信……”
    “呸,”梭子气急败坏地打断德永老汉的话,“瞧吧,有一日我抓给你看,别跟着,滚开!”
    梭子怒斥着跟在他后面看热闹的乔克,乔克笑嘻嘻的走开了。
    乔克越发崇拜大鱼了。半夜里,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,眼睁睁望着黑乌乌的屋顶。房间灰暗浑浊,仿佛灌满了黑糊糊的水。乔克多么渴望见到大鱼啊。他久久地注视窗口,心剧烈地跳动着,大鱼在窗口出现了,它在窗口似乎犹豫了一下。乔克赶忙坐起来,喊着:“大鱼,快进来,快进来!”大鱼慢悠悠地游了进来。它足足有一条长凳那么大。乔克无比激动,他几乎可以数清大鱼金铂片一样闪闪发亮的鱼鳞了。大鱼照亮了房间。乔克怀着无比热烈的感情赞叹着:“大鱼,你真勇敢机智啊!”
    乔克刚要一伸手抚摸一下大鱼,大鱼倏忽从窗口游走了。
    乔克跳下床,赤脚追到窗口,他攀住窗棂,踮起脚尖,外面一片灰暗,湖水更是黑油油。湖边的树落光了叶子,饿死鬼一样伸着瘦北京出名的白癜风医院长的胳膊,一切都静悄悄的。十月的夜晚,地上下了一层灰白的霜,狗也不出窝守夜,埋头在干稻草堆里咕噜咕噜大睡。
    乔克无可奈何地爬上床,钻进热烘烘的被窝,不一会儿,他便睡熟了。
    那天早晨他睡得很死,他是被湖边闹闹嚷嚷的吵声惊醒的。乔克爬起来,家中空无一人,他赶紧跑到湖边。湖边围了满了人,男女老少手拿柴爬网兜木棍鱼叉闹哄哄捞鱼。湖面浮了一层白花花的鱼。小孩子尖声喊叫,又蹦又跳的。梭子坐在一条小船上按人们手指的方向专门捞大鱼,有些人把澡盆子当船,坐在澡盆里像甲鱼一样在水面上乱转。
    “乔克,”哥哥气喘吁吁地跑过来,“你咋睡得那么死,昨夜有人下了,看,我捞了这么多鱼。”
    “谁下的毒?”乔克急急地问,“那条露尾巴的大鱼呢?”
    “不知是谁下的,那条大鱼还没浮上来,大家都在等。”
    村里人捞了一早晨,都有些累了,人人脚下的篾篓里都满满地装着鱼。鱼僵硬,眼珠木木的,鼓着灰白的肚子。大家齐站在岸边,眼睛滴溜溜地乱转,搜寻那条大鱼。湖面还浮着一层虾子细鱼,大家不愿捞了,懒洋洋地谈论着。湖水被搅得浑浊不堪,一漾一漾地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关于我们|网站地图|帮助中心|商务合作|法律声明|诚聘英才|联系我们|
Copyright © 2010-2012 宁波夜网论坛 (www.0574snyw.com)  版权所有
官方QQ:2030314199  邮箱:2030314199@qq.com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